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>

曾道人《黑猫警长》为什么只拍了五集:国产动

发布日期:2019-11-16   

 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乔布斯还是少年,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台手机,东京的地铁上却已经有了第一批低头族。

  男女老幼几乎人手捧着一本小册子,目不转睛。欧美人士见到此景万分不解,拍下照片刊登在国内报纸上,举国共赏这一文化现象:日本大人竟然跟孩子一样看卡通连环画。

  日本人对他们大惊小怪没出息的样子充满同情,温柔又不失嘚瑟地回应了一句:“你们不懂,是因为你们国家没有手冢治虫。”

  手冢治虫被日本誉为漫画之神,他的作品虽是漫画,但故事的文学性不输名著小说,其中《火鸟》至今仍代表漫画这一媒介所能达到的巅峰(没看过《火鸟》和没谈过恋爱一样遗憾)。

  美术出身的万籁鸣一直有让画面动起来的念头,眼见这事成真,兴奋之情难以言表。他向动画创作者询问技术,但美国封锁动画制作方法,没有答复。

  万籁鸣和他的三个弟弟万古蟾、万超尘、万涤寰,决定自己研究制作动画的方法。

  他们把自己7平方米的住房改作绘制、洗印、放映的工作室,用省下来的钱买了一台旧照相机改造成摄影机。参考走马灯、皮影戏,几人研究了一两年,终于搞清楚了动画原理,在1926年拍了一部动画短片《大闹画室》——一个动画小人跳出墨水瓶,把画室闹得一塌糊涂,最终画家把它抓住,塞了回去。

  这部真人与动画结合的作品让当时的人吃了一惊。万氏兄弟决定,这辈子就走动画这条路了。

  1937年,迪斯尼彩色动画长片《白雪公主》在上海热映,票房很高。万氏兄弟暗暗跟美国人较了一把劲,决心拍出一部高质量的中国动画长片。时值抗日战争,万籁鸣选材西游,借孙悟空表明反抗决心。

  上百人画了一年半,胶片长达八千余尺。1941年,《铁扇公主》制作完成,上海三家电影院同时放映,票房收入超过了当时上映的所有故事片。

  动画公映后一个月,日军侵占上海租界,《铁扇公主》被当作战利品收缴。日本商人录制拷贝,把片子拿到东京、神户、长崎等地播放。

  有日本记者说:“抱着轻视的眼光去看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的人们,看到影片如此豪华,如此有趣,惊得目瞪口呆。”

  1943年,14岁的手冢治虫看到了这部动画片。他找父亲帮忙,把胶片复制下来,看了好几遍。

  虽然日本上映的影片遭到删减,但手冢治虫仍看出了“抗日救亡”的主题。卡通也可以承载故事,且通吃男女老少,作为表达的手段实在完美。自此,手冢治虫奉万籁鸣为老师,立志投身漫画事业。

  《铁扇公主》大获成功,新华公司的老板深感有利可图,打算继续拍摄大型动画片《大闹天宫》。但此时日军已进入租界,新华公司卡通部撤销,计划只得搁浅。

  万籁鸣被迫移居香港,做起了布景设计。曾追随他的同行蹬起了三轮、在电车上卖票,或是在街头摆弄剪影。

  “资本家突然改弦更张,下令停止拍摄,因为物价飞涨,出售胶片药品比摄成影片获利还要多;我为之绝望过,感到此生再也没有可能把‘大闹天宫’绘成动画了。”

  抗战结束,万籁鸣重回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(以下简称上美厂),担任制片导演。

  解放后,国产动画基本是冲着国际电影节拿奖创作的。国家拨款、下达生产指标,上美厂制作完成后由国营电影公司收购。上美厂既不必直接面对市场,也不必担心盈亏。

  创作者只管尝试、打磨,全不用考虑市场,最理想的创作环境莫过于此。1954年到1965年,中国动画迎来第一个高潮。

  1956年的木偶片《神笔》在国际上获得了儿童娱乐片一等奖。1958年,万古蟾带着胡进庆(后来的葫芦娃之父)制作出第一部剪纸动画片《猪八戒吃西瓜》。

  1960年中国美术电影展览会上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陈毅听了汇报后说:“你们能把齐白石的画动起来就更好了。”

  三个月后,水墨动画《小蝌蚪找妈妈》横空出世。日本动画界称之为奇迹,迪士尼也将中国动画视为来自东方的劲旅。

  《白雪公主》被宫崎骏认为华而不实,但他却被《小蝌蚪找妈妈》的艺术水准震惊了。

  上美厂厂长给万籁鸣配了最豪华的班底。为了绘制神仙的样貌,工作组拜访了北京所有的庙宇。为研究孙悟空的动作,又找来专业的戏曲演员讲课。

  那时没有电脑,全凭手绘,10分钟的动画要画7000到10000张原画。《大闹天宫》上下集仅绘制的时间就花了近两年。

  有次为设计动作想得入神,年过六旬的万籁鸣抄起梢棒挥舞,不慎掉进水池。他叮嘱年轻同事:“谁也不要告诉我老伴儿,我裤子湿了。”

  片子从筹拍到完成花了四年时间。1961年《大闹天宫》制作完成。试映时,64岁的万籁鸣哭出来:“孙悟空,我们终于见面了。”

  《大闹天宫》中的玉帝有颗痣,国家领袖也有,有人发问:“孙悟空到底在反谁?”片子遭禁,万籁鸣也被隔离审查。

  这时的上美厂依旧维持精雕细琢的生产模式,不考虑市场需求和播放档期。《哪吒闹海》《天书奇谭》两部动画长片都是这时期的作品。

  哪吒无法违背自己的精神,却又限于忠孝的价值体系,最终只能保留精神以肉身还父母,拔剑自刎。

  《天书奇谭》的主人公蛋生用天书造福百姓,与盗取天书的狐狸精斗法。最终蛋生胜利,狐狸精被崩塌的山石压死。

  天书最初是蛋生的师傅袁公从天庭偷来的,虽然天书造福了百姓,但袁公却有罪在先。故事的结尾,天庭甩下一条锁链抓走袁公,蛋生无能为力,在悬崖边哭嚎。袁公成为为民盗火的普罗米修斯,一部儿童动画有了希腊神话式的悲剧精神。

  此时,中国动画多是长片或独立短片,没有系列动画作品。1984年起,电视市场渐趋成型, 观众已经能从一般电视上看到动画,而上美厂还是按照影院级别制作。

  《黑猫警长》做出了系列剧的尝试,但刚刚推出两集,被权威专家批评“缺乏民族特色”,不得不紧急停播。

  1984年,拍完《风之谷》后,公司奖励宫崎骏、高畑勋到中国游玩观光,并得到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交流的机会。宫崎骏把这当成了朝圣之旅,特意准备了《风之谷》的胶片作为礼物。

  宫崎骏提出在中国取景,中日合拍一部动画。但上美厂的领导心思全在“改制”上,对他的建议不感兴趣,抓着他问动画怎么实现“计件”工资,日本的原画多少钱一张,动画多少钱一秒。

  手冢治虫在日本开了低成本动画先例,导致制作经费一直上不来,动画制作者苦不堪言。宫崎骏最恨在创作上省钱,因此对手冢治虫一辈子埋怨。不想他漂洋过海,中国的同行反倒在向他学习省钱之道。

  对宫崎骏来说,是谈理想的遇见谈钱的,一腔热血泼上冰山。可对于上美厂的领导来说,变革来袭,正是存亡之际。

  1986年,上美厂终于意识到,观众对动画片的需求已经“从影院逐步转向电视屏幕”,当务之急是赶制“系列美术片”。

  《黑猫警长》第四集,小动物们为螳螂新娘新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。新婚的第二天早晨,螳螂新郎被吃掉了。经过调查,黑猫警长告诉大家,新娘吃新郎是螳螂的习性,新娘无罪。

  葫芦娃系列也在此时问世,胡进庆导演改编了《十兄弟》的故事,考量了每一个动作,没有浪费一幅画面,最终用每帧3至6元的成本制作出《葫芦兄弟》。成本虽低,但动画深入人心。

  1988 年最后一部水墨动画《山水情》完成后,上美厂大批动画人才跳槽去了中外合资的动画代工厂。

  如同服装代工厂一样,动画代工公司从国外动画公司“接活”,不需要太多的创造力。酬金计件,手快的人月收入能有几千块,同一时期上美厂的固定月薪只有几百元。

   太阳之子与铁臂阿童木,发型和动作相似,美术水准却天差地别

  时任厂长周克希说:“……生产能力下降,加剧经济滑坡……随着经济困难接踵而来的是厂内思想混乱,人心涣散,直接影响到全厂的凝聚力和战斗力。这种严峻的局面,曾被人揶揄为‘大逃亡’、‘大翻船’。”

  第五集动画结束,黑猫警长举起手枪,随着四声枪响,屏幕上跳出四个大字:“请看下集。”

  九十年代初,人才流失加上国外动画挤压市场,国产动画陷入低谷。但是凭借出色的编剧,国产动画依然保有尊严。《邋遢大王奇遇记》《魔方大厦》都是这个时期的作品。

  1993年,郑渊洁编剧的《魔方大厦》公映,阴森诡异的色调让人不寒而栗,但这部动画的内容却很硬核。

  《魔方大厦》第八集,男主人公莱克来到头盔城,城里所有人都带着头盔生活,不能以真面目示人。

  奉命追赶莱克的女警察,说自己不抓他,只想问他如何能摘下头盔。在莱克“真诚的力量”帮助下,女警摘下头盔。她跑去湖边,看着水中的倒影笑起来。风吹过她的头发,那张脸显得更动人了。

  警犬叼过头盔,女警察落下眼泪,泪水荡起的涟漪搅乱了倒影。她知道自己没法抵抗制度,重新带上头盔。

  短短几个镜头,制度下人性的美好与妥协全有了,审美高度不亚于“枪口抬高两公分。”虽然小孩子不一定能完全理解,但创作这样内容的人,至少没把儿童当傻瓜。

  郑渊洁骨子里是个不服的人,凡是丑恶的绝对要挨个讽刺一遍。他编剧的动画只是套了个童话壳子,内容依旧成人。“儿童与成人,在人权和人格上是平等的。”

  国产动画的问题开始浮现,没有分级制度,也缺乏内容判断的标准,片子是否全看播出之后引发的争论。

  这场内容之争郑渊洁落败,原定二十六集的《魔方大厦》只播放了十集。更糟的是,电视台与创作者失去了对作品的话语权,只要有观众举报,片子就会遭到禁播。

  说到底,影像作品靠的是故事与其承载的精神。低成本毁不了精神内核,但举报可以。

  为了规避家长审查,同时平衡制作成本与播出收益,有动画公司想出了一条妙计——每集动画科普一个知识,围着知识点编点剧情,一集就成了。

  蓝猫动画公司每天能制作30分钟的成片,远超行业平均水平数倍,代价就是影像与剧情粗制滥造。

  “葫芦娃之父”胡进庆导演评价《喜羊羊》和《蓝猫淘气三千问》两部动画,说:“能赚些钱,但艺术生命力不会太长。”

  有老红军举报蓝猫扔匕首的样子很像日本战犯,这一莫名其妙的举报使得播出上千集的“蓝猫淘气”系列封禁。

  蓝猫的导演王宏重新创作了武侠题材的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,动画在孩子心中的地位堪比成人世界的金庸。

  2007年,一位刘姓自媒体撰稿人发文称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血腥暴力,电视台紧急停播。有刚刚学会打字的孩子去网上留言,说:“刘叔叔坏死了。”

  动画停播引起一番口水战,虹猫蓝兔究竟是黑是红。孩子们在网上说自己只看到了伙伴与梦想,没有什么血腥暴力。最终央视给了定论,说这是部优秀的国产动画,动画得以复播。

  这是唯一一部引发争论却保全下来的动漫作品。可惜后来导演王宏离开,《虹猫蓝兔》没能再续辉煌,公司也被收购。

  喜羊羊虽有些幼稚,但依旧对社会现状有所讽刺,凭借相对好的编排和可爱画风一举拿下收视冠军。不曾想,“烤羊事件”一场诬告官司让喜羊羊形象受损,一蹶不振。随后,《熊出没》成功登顶动画之王的宝座。

  这部动画片里,两只熊随便闯进光头强家,烧他屋子毁他车,连偷东西带打人。而光头强的受辱却是这部动画的唯一“笑点”,不得不让人感到动画有反智嫌疑。

  2013年10月12日,央视新闻联播的报道中称“个别国产动画片存在暴力失度、语言粗俗”等现象,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与《熊出没》被要求进行内容整改。

  1988年,手冢治虫最后一次来到中国,再次与万籁鸣见面。翌年,手冢治虫病逝。1997年,万籁鸣先生过世。

  起初动漫被日本社会视为浅薄的读物,仅供儿童娱乐。六十年代,手冢治虫参与制作的《铁臂阿童木》在电视上热播,许多家庭的大人与孩子一起观看,因为故事足够精彩,动漫逐渐得到社会认可。

  七十年代,手冢治虫公司的富野由悠季创作了机动战士高达系列。八十年代,《圣斗士星矢》《哆啦A梦》《北斗神拳》《猫眼三姐妹》等老少咸宜的动漫问世。

  日本动画没有局限于少儿,制作出了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以及《攻壳机动队》这样世界观复杂深刻的作品,成人亦能在动漫的世界感悟人生。好莱坞甚至会照搬日本动漫,拍成真人电影。

  相比之下,中国却默认动画是小孩子看的内容,动画内容在低幼的道路上一去不返。

  最近几年,部分国产动画有了成人化的回归,只是“成人”二字指的是画面,却不是内涵。作品追求打斗奇观,故事内核比喜羊羊更显单薄。

  2015年,动画电影《大圣归来》登陆院线亿票房成为当时内地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国产动画片。

  这部动画制作精良,但只有壳子好看,故事没头没尾,而且依旧没能摆脱低幼化的影响。《大鱼海棠》与《大护法》也是类似,画面精美却故事薄弱。

  1980年,手冢治虫第一次来到中国,见到了他的童年偶像万籁鸣,说:“当时就是看了你的动画才决定走上这条路的。”

  在动漫发展史上,我们曾领先日本一个身位,现在却几乎在各个维度(票房除外)上都输了阵势。

  今年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斩获49亿票房,刷新了国产动画票房纪录。曾道人但相比四十年前的《哪吒闹海》,这部影片很难称得上特别出色。

  当然,还有人在为国漫发力。也许几十年后的某一天,又会有一个外国人漂洋过海来到中国,说上一句:我是看了你的作品才走上了动画这条路。

  时光是个魔术师,当年看似无关紧要的事,却在冥冥之中决定着历史和人生走向。

  时光是个魔术师,当年看似无关紧要的事,却在冥冥之中决定着历史和人生走向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